国联安基金刘斌:能力圈之内笃定价值投资

发布日期:2019-04-11作者:金融界

进入四月份,上证综指攀升至3200点以上,市场情绪持续回暖,其中智能制造板块涨幅居前,Wind数据显示,截至4月9日,智能制造指数今年以来涨幅达42.25%。正在发行的国联安智能制造混合拟任基金经理刘斌表示,中国正处于产业升级和集中的时期,行业利润向头部公司集中的速度加快,而消费市场的变化有利于中高端消费品公司的商誉积累和壁垒形成。当前,扣除金融石化后A股整体估值水平处于10年均值的后25%分位水平,看好金融石化外的细分行业龙头,其具有更优的风险收益比。

价值投资知易行难

资本市场犹如战场,充满了变化和不确定,没有一种方法可以保证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取得成功。刘斌相信概率的价值:“如果我们做一件事情有超过五成的概率能够成功,那这件事情就值得我们长期坚持和重复,积小胜而成大胜是过去多年坚持的原则。”

作为价值投资的忠诚拥趸,刘斌坚信价值投资仍是当下最具有价值的投资理念和方法。他认为,价值投资的成功在于洞穿了投资的本质,它既不是零和博弈,也不是无风险套利,而是获得高收益的资产,涉及到资产的盈利能力和购买资产的价格,长期来看资产的盈利能力更重于价格本身。

“投资是一项实践性非常强的工作”,刘斌深有感触:“价值投资知易行难本质上是因为它挑战了人性的一些基本特征,比如我们更在意趋势而忽略价值,因为趋势是显而易见的,价值却是隐晦不明的,显而易见的东西意味着某种确定性的,而隐晦不明的东西却昭示着不确定性,人总是更喜欢确定的,但事实上确定和不确定只是相对的概念,在不同的纬度、不同的时间和区间考虑则,会有完全不同的结果。”

刘斌表示,坚持价值投资首先得对基本的人性有认知,尤其对自身性格特征有深刻的认知。对他来说,多年里受价值投资理念的影响,经常思考价值投资的基本原则,无可避免的会受到基本心理特征的影响而有所偏离,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越来越坚信价值投资的原则和基本理念,实践上也更加能够坚持价值投资的方法,尽可能做到“知行合一”。

工业和消费升级带来机会

“中国会继续在自己的道路上持续前进并不断取得成功”,刘斌认为,“在既有的全球科技水平之下,中国仍然有巨大的发展空间,也即意味着生产率有巨大的提升空间。”

刘斌表示,我国正处于产业升级和集中的时期,早期工业化总量显著扩张的时代基本结束,各行业竞争格局趋于稳定,新建产能壁垒急速提高,尾部公司经营压力骤增,行业利润向头部公司集中的速度加快。消费市场也正在发生革命性的变化,一是消费倾向持续提高,新一代的年轻人有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财富用于消费;另一方面消费理念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,性价比时代渐渐成为过去,取而代之的是品质、理念和个性化,非常有利于中高端消费品公司的商誉积累和壁垒形成。

对于工业升级和智能制造领域,刘斌表示,目前中国智能制造产业尚处于初级发展期,大部分企业处于研发阶段,仅16%的企业进入智能制造应用阶段。从国际角度来看,中国目前的生产率水平相当于欧美日70年代末的水平,有巨大的提升空间。智能制造行业作为中国制造业的主要驱动力之一,在国家政策推动、技术转型升级等背景下,行业将持续稳定增长,该领域的投资机会也大量显现。

站在目前的时点,刘斌对A股持乐观看法。他分析,扣除金融石化后整体的估值水平处于10年均值的后25%分位水平,在这样的估值水平之下投资胜率很高。流动性在今年一季度已见底回升,历史上股票估值的均值回归始终伴随着M1增速上升。他看好非金融石化类的行业龙头公司,尤其是一些细分行业龙头估值调整幅度更大,具有更优的风险收益比。

在能力圈之内做投资

“选股是投资工作的核心,我们必须要看懂所投公司的生意,一项好生意首先应该是在一个好行业里,这是我们重视宏观到中观分析的原因;其次,在好行业里我们会选择经营能力强的,考虑问题够长远的公司”,刘斌说道:“考虑长远的公司不会让公司处于风险之中,这就为投资人铸就了基本的安全边际,即便是买错了价格也能回本,只不过输了时间,而公司本身没有安全边际则会对投资人构成双重风险,既买贵又买错。”

刘斌会从经营能力、财务指标和估值三个维度去选择一家公司。经营能力层面,他认为一个优秀的管理层的表现是持续稳定的,即过去表现好在未来表现也会好,而不倾向于假设历史记录表现不佳的管理层会突飞猛进。管理层的管理水平主要从历史经营业绩来考察,历史越长的业绩越有价值和代表性。

在财务指标上,刘斌更关注资本回报会重于成长能力,尤其是长期资本回报的能力。他认为,长期资本回报决定了企业的终极价值,尽管很难准确的预测未来,但他相信历史ROE高的企业在未来也会有更好的ROE,同时也会综合考虑周期性因素,比如行业周期和企业自身周期等因素的叠加。

不管是选出优势行业、优秀管理层,还是对财务数据进行分析和运用,都是具体能力的体现。刘斌表示:“我们并不具备发现一切牛股的能力,我们对一些行业和公司有更好的理解,在于我们长时间的积累,这就是我们的能力圈,我们会不断的扩展能力圈,会不断地去研究去了解更多的行业、更多的公司,但不会贸然在能力圈之外去做判断,因为那意味着不可控的风险。”